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近藏集萃

中國國家博物館新入藏文物特展

國國家博物館將最近十幾年新近收藏的文物挑選出部分精品,舉辦了《近藏集萃—中國國家博物館新入藏文物特展》,展品包括青銅器、佛造像、書畫、瓷器等類別。其中展出了一批帶有重要銘文的青銅器及平時國博並不多見的藏傳佛教造像。

宗邦重器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士山盤      

西周中期   穆王-夷王中期


銘文拓片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這件士山盤是2001年中國歷史博物館所征集的,盤為圓形,口沿平直外侈,腹部較深,高圈足,腹中部外壁處有雙耳,已殘缺。腹底有銘文8行97字.


這件青銅器的銘文是時間四要素都全的:王年、月份、月相及干支記日。這在銘文中非常重要,可以作為斷代的重要依據。雖然銘文四要素俱全,但是對於這件盤的所屬哪代周王依然是有爭議,對於周代的歷表影響很大。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西周世系表

這是2002年夏商周斷代工程階段性報告中給出的西周世系表

如果依據朱鳳瀚、李學勤等先生認為的是共王器,那麼就意味著他們認同夏商周斷代工程所給周代歷表中懿王在位8年;如果依照國家博物館所給出的為懿王十六年器,就是認為懿王在位年限遠超8年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關於西周世系表:現在的爭議依然很大,雖然夏商周斷代工程階段性成果中給出了具體世系年代,但學術界依然對某幾位王的在位年代有所爭論。隨著大量帶有銘文的青銅器出現,西周世系表在不斷的完善。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士山盤銘文中提到了周天子冊命士山,命其前往茽侯的領地,然後前往鄀(音  弱)、荊(楚國)、方再至漢水以西一帶的部族征收貢賦


周昭王征荊楚失敗之後,記載周王室經營南方的史料極少。因此這篇銘文對於考證昭王之後,西周中期王室對於南方的經營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簋 

西周中期  共王-孝王


標牌                       這件簋的第一個字無法拼出來,其讀音為“硬”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這件簋的形制類似青銅器水器當中的盂,因而稱為盂形簋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作冊吳盉                 西周中期     穆王-孝王


銘文摹本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在盉內底部有6行60字銘文,記錄了周天子參加執駒禮,并賞賜作冊吳馬駒,吳拜謝天子。並為其夫人叔姬製作了這套盤、盉。


這篇銘文也是四要素俱全,且作冊吳層出現在多篇銘文中,同時出現了高紀年——唯卅年。西周諸王在位30年以上的,學術界普遍認可的是穆王、厲王、宣王。


因此朱鳳瀚先生在2011年撰文認為此盉為宣王器;夏含夷、王占奎先生認為是穆王器;也有學者認為是厲王器的。北大的韓巍先生在2013年、朱鳳瀚先生在2014年分別撰文提出作冊吳盉為厲王三十年器的新觀點。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任鼎    

西周中期  穆王-孝王


 銘文拓片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任鼎通高32釐米,口徑30釐米。寬體、垂腹、雙立耳、細圓柱足。口沿下飾一圈竊曲紋。內壁有8行63字銘文。根據其器型、紋飾等特征,推斷大約是共王至懿王時期的 。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關於銘文的釋讀:同樣一篇銘文,不同學者、專家會有不同的釋讀,因而就會出現截然不同的學術觀點。展覽中所給出的銘文釋讀,首先因為展覽面積等客觀原因只能給出某一種釋讀;其次,所給出的釋讀基本上也是辦展單位所認可或者為其研究成果。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展覽中給出的釋讀大意為:周天子在泜(音  低),命任敬獻寶物,王全部買下,因此任受到了王的嘉勉。王派孟聯父對任再次嘉勉,并賜鮮魚、太牢、黑黍等物。任讚美王的美德,并做此鼎紀念先父辛。


2004年時王冠英先生曾經撰文釋讀,與展覽中所給釋讀的差異在:周天子在泜,任向天子獻母猴或大象,這種難以馴服的動物將祭祀用的鼎破壞,任趕緊買了一個鼎。王派孟聯父獎賞他。

兩種釋讀,得到的結論截然不同。王冠英先生的釋讀告訴我們,鼎這一禮儀重器在西周是可以買賣的。對於研究西周“工商食官”制度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有許多的青銅器銘文都記錄了這一制度,如三年衛盉、琱生簋和亢鼎。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亢鼎

西周早期   武王-昭王


銘文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件亢(音  杭 四聲)鼎與上海博物館1998年從香港收購的亢鼎形制相似,僅尺寸略小,銘文應是一致的,兩鼎應屬於一組


亢鼎為雙立耳、三足、腹底與足有三個圓凸,也稱為分檔鼎。素面無紋。這件鼎為西周早期分檔鼎的典型樣式。內壁有8行49字銘文。

銘文記錄了:太(大)保公從美亞處買了一個大玉,令中間人亢給美(暫定為此字)亞五十朋和鬯酒、鬱(郁)及一頭牛。美亞收到這些財物後,給中間人亢騂(音 新,紅色的牛)和金兩鈞(《說文》:“鈞,三十斤也”,指的是漢制,西周如何未知)。


亢將得到的金做了這組鼎紀念自己的父親己。銘文最後兩字:夫,為亢所屬族命;冊,為史官,表明夫氏世代為史官

這段銘文使我們更加清晰的了解西周“工商食官”制度,這一制度是,依靠政府的力量來管理、控制工商業的發展。


通過任鼎和亢鼎的銘文我們可以得知,在西周時期土地、作為禮儀之器的青銅禮器、玉器不僅可以物物交換,而且還能作價買賣。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伯?簋

?(音  思或意)組器為海外回流文物,共7件,鼎、盉、盤各一件,簋四件,均為西周中期器。其中有意見簋在臺灣,其餘六件均在中國國家博物館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鼎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簋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盤

近藏集萃青銅器(二)

?盉


閱讀: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