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10教堂、禮拜堂+7博物館+12建筑、遺址+4廣場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

之所以選則來意大利,最大的原因就是古羅馬,基于A型血的較勁性格,對于同樣較真兒的古羅馬人有著莫名的好感。17號的晚上到達了我們位于羅馬租的公寓。開啟了7天的羅馬之行(其中一天去了龐貝)

馬(Rome)

波各賽美術館  Galleria Borghese


雖然波各賽美術館的藏品不及烏斐濟美術館那樣全面,但是也依稀能夠感受的從文藝復興時期到巴洛克時期意大利藝術風格的變化。從拉斐爾、提香到卡拉瓦喬、貝爾尼尼。美術館中藏有多幅卡拉瓦喬的作品,能夠讓我們更好的了解他的繪畫風格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繪畫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捧果籃的男孩》

卡拉瓦喬 (1571—1610) 

《捧果籃的男孩》這幅畫是卡拉瓦喬1593年剛到羅馬時的作品。畫中的模特是他的16歲朋友,捧著的籃子里雜亂地裝著熟透了的水果,似乎表現出畫家心緒煩亂的內心世界。


男孩顯出無可奈何的表情,可能自己并不愿意當這個模特,但又礙于情面。我們知道卡拉瓦喬是個同性戀,這也就不難理解他畫中的男孩為什么裸露著右肩,表現出女性般的性感。


這個場景在電影《卡拉瓦喬》中有所展現。而卡拉瓦喬本人的畫風是非常寫實的,有人說從他的畫中甚至可以看出水果讓什么蟲子咬過。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病中的年輕酒神》

卡拉瓦喬 (1571—1610) 

與上一幅畫同樣是卡拉瓦喬早期作品之一。1592年,剛到羅馬不久的的卡拉瓦喬得了一場大病,在醫院里住了半年之久,于是他以當時病中的自己為模特,畫了這幅畫,所以說這幅畫也是他的自畫像。


由于還在病中,我們在畫中看到他略微抬起的、稍稍偏轉的臉上表現出了痛苦的表情,也是自己當時精神狀態的真實表現。而且畫中的他面試蠟黃,沒有一絲血色,與《捧果籃的男孩》中面色紅潤的男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大衛與哥利亞的頭》

卡拉瓦喬 (1571—1610) 

這幅《大衛與哥利亞的頭》創作于他生命的最后一年。在1606年5月,卡拉瓦喬因謀殺被告上法庭,他被迫逃到了馬耳他,以此來躲避對于他項上人頭的懸賞。


這幅畫中哥利亞的頭就是他的自畫像,而手提哥利亞頭的大衛則象征著砍下他腦袋的劊子手。1610年,他把這幅畫送到教皇法庭,請求獲得赦免。實際上赦免已得到獲準,但是卡拉瓦喬沒有等到這一天。


卡拉瓦喬在這幅畫中所采用的繪畫手法在提香晚期的作品中也能夠見到,圍繞著大衛年輕的面龐的光束,從黑暗中照耀出來,哥利亞頭部的色調顯得那么的樸實。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圣母與毒蛇》

卡拉瓦喬 (1571—1610) 

《圣母與毒蛇》畫于1605年,1606年4月16的時候,這幅巨大的帆布油畫在具有重要地位的圣彼得大教堂祭壇上,僅僅懸掛了一個月便被摘了下來,因為對于傳統而言這幅畫缺乏應有的尊重和禮儀。


我們可以看到圣母瑪利亞一身紅色緊身衣而且領口開得極低,露出來半個乳房,這被認為是貶低了瑪利亞的高貴形象;而腳踩象征原罪毒蛇的耶穌盡然還沒有受割禮。


當這幅畫被摘下來之后,馬上就被極具慧眼的波各賽紅衣主教收藏,后來就放在波各賽別墅的入口大廳。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別墅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波各賽美術館其實僅僅是波各賽別墅的一小部分,如果從正門進入別墅,至少要步行20分鐘才能到達美術館。我們是從南邊的后門進入,只走了五分鐘。按照順序別墅的照片應該是放在最后,怎奈實在是沒有繪畫作品可寫了,就把別墅的照片先放上,下一期將全部是貝爾尼尼的雕塑作品!!!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與美術館并排的建筑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出美術館就看見了兩個騎警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別墅里面的兒童樂園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卡通氣球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觀光小火車。這個火車分幾條線路,基本上能繞別墅一周,在美術館門前就能上車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逛累了可以到咖啡館坐坐。波各賽別墅很大,要全參觀的話也需要2個多小時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這是大門口的雕塑。但是原型是誰不知道了

從佛羅倫薩開始,就能看到很多卡拉瓦喬的作品,他的風格與文藝復興時期的風格截然不同,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帕拉蒂納美術館、烏斐濟美術館、波各賽美術館都看到了他的作品。而在羅馬的一些教堂中還能看見他的作品

街拍-蕩秋千的“洋娃娃”

意大利雙城:穿越千年時空的對話-波各賽美術館(二)


閱讀: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