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婦好墓(三)

婦好有多重身份,除了王后,還有什麼身份呢

閒話婦好墓(三)

婦好  妣辛  后(司)母辛

閒話婦好墓(三)

閒話婦好墓(三)

關於婦好墓的主人

閒話婦好墓(三)

3

她是什麼身份

《左傳·成公十三年》:“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先秦時期的國家大事,就是祭祀與戰爭。

祭司

婦好都深度的參與到這兩方面活動當中。在商代,祭祀活動尤為突出,甲骨卜辭記錄的都是祭祀活動,商人有一套完備的祭祀流程及制度。


商人的主要信仰就是祖先神,他們認為,人死後都能成為神。商族的先公遠祖和先王們都在天國為神。這些祖先神就成為活著的人主要的崇拜對象。

閒話婦好墓(三)

攝於首都博物館

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藏

閒話婦好墓(三)

這是一塊卜甲,在反面施鉆、鑿(音 鑿)、灼,正面部分的兆紋經過刻畫。

卜辭內容是問,是先進行狩獵,還是先進行祭司。在占卜開始之前,還要進行準備。首先將龜的腹甲或者牛的肩胛骨去肉、打磨,放入一種特殊的液體中使之軟化。然後,在甲和骨的表面做出成排的鑿和鑽,這樣在加熱的時候易產生裂紋。

為了使當時的人民深信人間卻有鬼神在支配生活中的一切,商王朝有著一套非常完整的宗教手段。其中最為重要的就是祭祀占卜。


從對目前出土的殷墟甲骨上的祭祀卜辭研究,從武丁時期開始幾乎天天有祭祀,事事必占卜而後決斷。不僅是國之大事,連國王做夢、牙疼、王室成員生病都要進行占卜。

前發現的所有卜骨卜甲都是商王的問卜(有少部分是非王卜辭)。那麼占卜的過程是怎樣的呢?都會有哪些人參與這個問卜過程呢?


首先是以商王本人的名義開始問卜;貞人,作為商王的代言人問卜;蔔人,執行占卜過程;占人,解釋占卜結果;史,記錄整個占卜過程,並刻在龜甲和獸骨上。

這條卜辭是問:是否用豬祭司(妣)丙、妣丁、妣戊,是否用小豬祭司父乙。

這塊牛的肩胛骨上就有成排的鑽和鑿(音 鑿)。在占卜過程中,對甲和骨進行加熱,上面會出現裂紋,解釋裂紋的形狀,作為向祖先提出問題所得到的答案。

閒話婦好墓(三)

攝於首都博物館

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藏

閒話婦好墓(三)

當然,這是基本的參與人員,有時一個人會擔任多項工作,大部分專家就認為商代貞和史是由同一個人完成的。


從所發現的卜辭中可以看到,很多祭祀活動都有婦好參與,甚至由婦好主持祭祀。

閒話婦好墓(三)




丁巳蔔,槱,婦好禦于父乙

《甲骨文合集》  712




呼婦好有勺(礿)于父〔乙〕

《甲骨文合集》  2609

閒話婦好墓(三)

閒話婦好墓(三)





貞:婦好弗其賓婼

《甲骨文合集》  2644

上述三條卜辭均為武丁時期卜辭,其中涉及到的祭名就有槱(音 有)、勺(礿)、賓等,都是一些不同的祭祀方法。


前兩條所記錄的是:由婦好主持祭祀武丁的父親小乙,如此重要的祭祀由婦好主持,可見婦好的地位之高。

武將

在婦好墓中出土的1928件隨葬品中,青銅兵器134件、玉制儀仗兵器54件,尤其是墓中還出土兩件帶有“婦好”銘文的青銅大鉞。


鉞,青銅兵器中的一種,主要流行於商至西周時期,春秋以後較少見。鉞依形體分為大型鉞和小型鉞。小型鉞多出土于低級貴族墓葬中,大多屬於實用兵器。而大型鉞,一般在30公分以上,多出土於大型墓葬、高級貴族墓。

這兩件大鉞的形制基本相同,但是紋飾區別較大。一件在內(音 那)的下部飾有一雙身龍紋,龍紋下飾有9個三角形紋飾,在龍鼻處有“婦好”二字銘文。這件鉞略小,通長38.5公分,重8.5公斤。

閒話婦好墓(三)

攝於首都博物館

 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藏

閒話婦好墓(三)

《尚書·牧誓》載周武王“左杖黃鉞,右秉白旄以麾”;《史記·周本紀》載武王克商後,“以黃鉞斬紂頭”。這裡提到的黃鉞應是這種大型鉞,已經從實用兵器演變成象徵威儀、身份的儀仗器了。一般認為,青銅鉞是軍事權利的象徵。

閒話婦好墓(三)

攝於首都博物館

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藏

閒話婦好墓(三)

在內(音 那)的下方裝飾有猛虎食人紋,兩隻張開大嘴的虎相對而立,大嘴之間是一張人臉。這件鉞通長39.5公分,重達9公斤。一面鉞身的中部有“婦好”二字銘文。


友情提示:這件鉞的銘文在背面,需要繞到展櫃背面蹲下來才能看到。

婦好墓中共出土大型鉞兩鉞兩件、小型鉞兩件,僅次於出土7件鉞的花園莊東地M54。可見,婦好生前握有軍權。

婦好不僅僅是握有軍權,根據甲骨卜辭記載,她還經常率軍出征。


辛子蔔,□貞:登婦好三千,登旅萬,呼伐□

《甲骨文合集》  39902

閒話婦好墓(三)

這條卜辭是被引用最多的一條,其內容就是婦好要在自己的封邑內征兵三千,在其他各氏族征兵一萬,去征伐敵人。這條僅僅是證明婦好掌有征兵權利,而下面幾條則直接記錄了婦好率軍征伐的對象。


閒話婦好墓(三)

辛未蔔,爭貞:婦好其比沚瞂伐巴方,王自東亳(薄)伐捍,陷於婦好立(位)。

 

貞:王令婦好比(從)侯告伐人。

《甲骨文合集》  6480

這塊龜甲上有多個蔔辭,這裡列舉兩條,上一條記載武丁親自出征,讓婦好和沚瞂(音 止伐)配合征伐巴方,自己從東面靠近敵人進攻,驅使敵人陷入婦好埋伏的位置;下一條記載的是武丁征伐人方,婦好跟從一同征伐。


辛巳蔔,爭貞:今者王共人呼婦好伐土方受ㄓ冬。五月。

《甲骨文合集》  6412

閒話婦好墓(三)

這條卜辭則是記錄武丁征兵,命婦好去攻打土方。胡厚宣先生認為土方即夏方,是夏人的後裔。


婦好征伐的方國據王宇信先生統計,共有五個:土方、下厃(音 危,地望暫未確定)、巴方、夷方和龍方。

閒話婦好墓(三)


通過墓中隨葬的大鉞、甲骨卜辭中相關的記載,可以證明婦好不僅有自己的封邑,且可以征兵并親自率軍征伐敵國。因此,可以說:

閒話婦好墓(三)


  婦好是中國有文字以來的第一位女將軍


閒話婦好墓(三)

母親

前面層提到甲骨卜辭中的周祭制度,據目前研究,只有進入周祭的先妣,其子才有可能繼承王位。武丁有三位王后進入周祭譜,分別是是妣辛也就是婦好;妣戊也就是婦妌(音 靜);妣癸(音 鬼)。


如按照周祭制度,武丁死後應先後有三個兒子繼承了王位,分別是祖己、祖庚、祖甲[2]。排在三人第一位的是祖己,但是在商王世系當中,武丁之後只有祖庚、祖甲二子先後繼承王位。


也就是說,武丁的三個法定配偶當中,有一人的兒子沒有能夠繼承王位,那這個人是誰呢?


婦好墓中出現的十二個銘文,與此有關的是“后(司)母辛”。下面這件“后(司)母辛”高圈足器就其中之一。

閒話婦好墓(三)

閒話婦好墓(三)

攝於首都博物館

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藏

閒話婦好墓(三)

此器,方口平沿、平底,方高圈足,器外壁兩側中部有曲尺型鋬(音 鋬,僅剩一側),口部正中有一長方形缺口,圈足四面正中各有一弧形缺口。器身飾三道凸起的弦紋。內壁口沿下有“后(司)母辛”三字銘文。器高8.5公分,具體用途不明。

婦好墓中出現“后(司)母辛”銘文的五件青銅器,應是婦好之子為其母所做。做器的是祖庚還是祖甲,又或是那位位沒有出現在商王世系中的祖己?


有學者認為,祖己即文獻中記載的孝己、武丁時期甲骨卜辭中的“小王”,雖被武丁立為太子,但是沒有當上王就去世了,因此有學者認為祖己就是婦好的的兒子。


但是,祖己是否是婦好的兒子也是有爭論的,有些學者認為祖己是妣戊的兒子,祖庚是婦好的兒子。所以,婦好墓中“后(司)母辛”青銅器是誰做的,依舊存在爭議。


除了有可能繼承王位的兒子外,從甲骨卜辭當中還可以看到有問卜她懷孕、生子的內容。


辛醜蔔,亙(音 艮),貞:王乩曰:好其ㄓ子,禦

《甲骨文合集》  94

閒話婦好墓(三)

這條卜辭內容就是商王說婦好會有子。還有很多類似的卜辭,說明婦好很可能有多個子女。

編後語

婦好墓發掘至今已四十年,但是很多問題依然沒有得到解決,如婦好兩字如何解釋其它、銘文的釋讀、為什麼要將婦好墓建在距離宗廟宮殿去這麼近,等等。


不同學者的觀點不盡相同,甚至背道而馳,所以上文中的觀點既非唯一觀點,也不是最終觀點,我僅僅是將看到的一些觀點呈現在大家面前。希望能夠在大家參觀展覽時,有些許的幫助


閱讀:1